当前位置: 多玩首页 >> 剑侠情缘 >> 游戏杂文 >> 《剑网1》下辈子我会深爱你

《剑网1》下辈子我会深爱你

网友评论0 来源: 作者:

  一、

  我发现周围敌人的多了一倍,睁着赤色的血瞳,如同将死的恶狼,涯眦皆裂,而且多了几个剑武当、诅咒天忍。

  “也许不该淌这趟混水的……”我暗忖,右掌平推,脚下斜斜滑出。十八条赤色的火龙咆哮而出,手持‘方天画戢’的天王,闷哼一声,当场倒下。五行相克,毕境不是几个‘九转还魂丹’能救回的,且,乞丐命如草芥,自然不怕你硬碰硬。

  背后一缕劲风袭来,武当的‘人剑合一’攻击不高,带着冰冻属性的玄铁剑却能粘住人,我回身,撮唇‘嘘’声,唤出坐骑‘照夜玉狮子’,翻身上马,丐帮独技‘滑不溜手’,配合最快的踏雪白驹,没有多少人追得上。

  拉开距离,稍稍喘气,按下两个五花玉露丸,下马,左掌四条盘绕的龙打出,降龙十八掌第三式‘飞龙在天’。正中尾随的剑武,飞龙在天的缠绕迂回连击,迫使他收住脚步。我上前,近身。右掌拍出,亢龙有悔的火光照出那张惊骇欲绝的脸。

  掌丐要弑人,必须走近人,我了解,又一个,心里默数。

  四周峥嵘的岩石,风黑月已高。空气中弥漫着血腥,几只迈着细碎脚步的梅花鹿,抬着头好奇的张望,它们永远不会知道,人,为什么喜欢杀戮。

  风起,空气透出寒意,树梢露水慢慢凝成了一层寒霜。初夏,冰霜?难道……

  我用千里传音M她;“死丫头,再不出现,等会看到的就是一幅静止的画面,还有一具斜躺的尸体,你的死老公。”

  “怎么?顶不住了。”她懒懒的回话。

  “水系的来了,可能是峨眉的。”寒意愈重,这冰凉刺骨的寒意,透过千补百衲的乞丐服,直浸五脏六腑。五行相克,火克金、金克木、木克土、土克水、水克火。就如自然界的食物链,一物克一物。

  “我怎么舍得你死在别人手里。”她说,如火的绮红裙出现在不远处,我吁了口气,化掉身上的护体真气‘醉蝶’迎上去;“你怎么才来?”

  她的笑靥很动人,招手,我赫然发现头顶出现一个骷髅头,碧幽幽的,数阵阴风袭来……

  我倒下,散落一地钱;“你……你?为什么?”

  “我怎么舍得你死在别人手上,要死,也要死在我手上。”

  她说。

  二、

  我,大侠,天下第一大帮,丐帮弟子,降龙十八掌、打狗棒法皆已入臻境,超凡入圣,十步弑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  当然是在游戏中。

  她,是我在游戏中的妻子,邪派,五毒教,人面桃花杨柳腰,蛇蝎心肠妇人心。倒真正应了那句话:貌若天仙,心如蛇蝎。其行为之乖张,上诉一段就是经典表现,当然,我不敢说出来,我怕她弑我,有一次,我说她游戏中的衣服搭配像牧羊犬,她从龙门镇古阳洞,一直追弑到大理点苍山,大有阶级斗争,不死不休。

  三、

  初识。

  华山绝顶,皓月当空,欣赏着月色,佘诗兴大发,吟诗一首;明月何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自觉不错,可惜被苏老夫子抢先了。又念;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晴天夜夜心。又被李商隐这厮早念了。正待想下一句,等等……看到思过涯上的岩石上、树上刻满了“某某到此一游。某某,我爱你一万年……”

  恶俗,我心说,诗兴倾刻消弥,眼却寻着字迹,想找点花边新闻,艳词臆曲以餮臆心。所以说,恶俗之心,人皆有之。

  思过涯突出的石上,铭着绝句一首,之所以称之为绝句,它是这么写的“某某,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…(略N个字)明年今日,在此相见……”颇似小龙女撰书跳涯,我估摸着,照这里的地理位置看,这位老兄也差不多跳下去了,所以在胸前划了个十字,阿门,安息吧。

  回身瞥见,不远处,一袭红裙,临风而立,名字,垓下弦月。

  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我打出一行字,这女子的名儿竟是垓下,霸王别姬之意,有意思,真有意思。

  她发了张笑脸过来;“大王意气尽,妾当何聊生……你好像不肤浅嘛,居然知道垓下弦月的意思?”

  我努力笑还给她;“笑话,俺朱某人,词典里还没有肤浅二字。”说时,胸口也挺了挺,真有些博学味道。”在游戏中,我的名字叫朱大路。

  取至古龙先生的《欢乐英雄》。喜欢郭大路,大路的意思就是大方、豪气干云,但有点傻。

  “猪某人,怎么说,你还是个老学究喔?“

  “KOA!是朱不是猪,朱乃赤红、吉庆之意,猪则是……”

  “还不是一样,我就爱叫‘猪’某人,猪头猪脑猪尾巴……”她抢断我的话,唱上了。我懒的辩解,所以说,女权运动是不可取的,中国五千年的夫纲一遭被毁,男人马上成圈养的动物,天上飞的,地上养的,无一不全。老孟老孔若知道了,少不得拍案痛斥;天理何在。

  惹不起,我还躲不起么?翻身,上马。奈何二十级的黄骠马,跑的比俺村的拖拉机还慢,人家开的是什么,法拉力。尾随其后,嘴也不停;“猪某人,上哪啊?猪某人,等我啊!猪……”

  没有女人,冷冷清清,有了女人,鸡犬不宁。古人诚不欺我。

  四

  你爱我吗?

  爱

  有多爱?

  嗯!想想,我爱你,就像爱安邦、定国,两套,啊!不对,是三套……(安邦定国乃游戏中的黄金装备)

  好啊!猪某人,你当我是东西。你这死没良心的,看招,嘿呀!你还敢吃解毒药,长出息了,别跑、别跑…… 襄阳城里又开始鸡飞狗跳,上演千里追夫。

  这是结婚前一天纪事,从打算结婚开始,这妮子正常了不少,这两天,疯疯颠颠又有复苏的迹象。女人在婚前几天,会变得神经兮兮,容易发火、多疑。将为人妇,一切都要改变。

  这也难怪,从待售的万人瞻仰,变成已售的一人独赏。女孩一变而女人,再变为母亲,女子身份的转变一生,也只有这么两次。虽然,这只是网络婚姻。

  至少,证明她爱我。

  我在电脑显示屏前偷着乐,把刚刚挖鼻孔的手指吮在嘴里傻笑。晚上吃饭时,向朋友大声宣布;“俺结婚了,在网上。”说完右顾左右盼,盼他们说恭喜恭喜,没想到,他们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我;“这孩子,玩游戏玩疯了……”

  结婚当天,她迟到了,很晚才来,朋友把江津村装点一团喜气,我们整个‘十年’行会的人都来了,卡的要死。

  组对,开始求婚。她突然问;“你真的决定了?娶我,你不后悔?”

  “单选题还是多选题啊?我说。

  她用私聊阴侧侧的说;“你说呢?”我仿佛看到自己头上悬着的骷髅灯笼。忙不迭声的应允,不后悔,不后悔。

  终于,各自的名字出现在对方的配偶栏里,得成正果。

  她说;“我还有事,要先下了。未等我回应加了一句“我爱你!真的。”

  我回话;“去做什么啊,这么急?”得到的是机器冷冰冰的句子:垓下弦月不在游戏中,他(她)下次上线会看到你刚刚发出的消息。

  愣了一下,我打出;“我也爱你。”犹豫着发不发过去,朋友唤我去风陵渡打装备,我应了声,慢慢的删除打出的字。

  网吧的空气很混浊,我费力的咳嗽着。

  五、

  “我要来找你!我要和你在一起!”她说。

  “听说现在又出了黄金装备,60级就能穿上了。搞一套乍样?”我开始没心没肺的东拉西扯,网络的爱情,是我一直回避的,我们就像两条铁轨,平行是最好的状态。

  她一起玩游戏的朋友告诉我,网上结婚那天,她与已定婚的男友分了手,所以来晚了。那么早走,是为了向父母解释。那是一对朋友都看好的情侣,这些天她半真半假的戏谑,说要来看我,然后就赖着不走了,让我养她。

  她发来的照片,很美,在自己的寓所,那是一套三百多坪的复式楼,有很大的天台,开着移栽的白玉兰。她,家世很好。没有工作,平常就是泡吧,健身,做做美容,上体形课,学些插花、茶道。而这些,都是家世更好的男友供她,她爱我,我知道,一个女子能为一个男人,舍弃优雅的生活,唯一的答案就是爱情。 我知道一种叫‘考拉’的树熊,很精致美丽。它只吃一种桉树的叶子。所以它不能离开提供食物的树梢。一旦离开,它,就会饿死,自然,所有的精致美丽都消散了。

  我的房子是租的,十平方不到。是即将折除话剧团的宿舍。没有供水,做饭在拥挤的走廊,墙壁上被油烟熏的分不清什么颜色,散发着不知名的味道,我的职业是帮期刊写些爱情小说,整天营造缠绵、深情、千金不易的爱情,只是,我从来不相信。

  有情饮水饱?可信么?

  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就像建立在冰块上的房子,开始可能很坚固,只是,在美丽、惊心动魄都有融化的一天,网络就是最大,最夺目的冰。

  我开始闪烁其辞的说我可养不了她,自顾尚捉襟见肘,那能养吃闲话的。

  可爱的她啊,可怜的她啊,丝毫不知道那是我最后试探她,调皮的说;“我是你老婆啊,老公不是要养老婆的吗?我可什么也不会干啊!”

  我希望她说,我可以去工作的。这样,我可以向朋友借点钱租个好一点的房子,迎接她,我们可以像大多城市夫妻一样,工作,攒钱,二十年后,买上一套像样的商品房……

  耳麦中放着歌,有个女声在唱:好吧,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,我们死也要在一起……

  我突然掉线了。

  重新上到游戏界面,点了删除,人物消除时,身体抽空了,很无力。仿佛某个春日清晨,看到一树迎春花凋残,零落在地上被踩成花泥。

  我的房子里除了床和电脑,没有别的东西,搬家的时候一辆三轮车就够了,电信局也得去一趟,把小灵通号码改一下,还有手机。

  好吧,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,我们死也要在一起……

攻略技巧

新闻资讯

心情杂文

最新推荐

»更多
新游预订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