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多玩首页 >> 剑侠情缘 >> 游戏杂文 >> 《剑网1》最后的月光

《剑网1》最后的月光

网友评论0 来源: 作者:

  夜已深,风也冷,雨滴声声如咽如泣。玉蝶儿坐在窗前,烛火早就被风吹灭了,只留下淡淡的烟味。冷风吹进骨头的冷,心就更冷了。离开剑侠的世界,脱下心爱的迷魂裳,不再带玛瑙的发叉,不再骑雪白的俊马,翠烟门雪地绽放的紫色冰莲,恍如就在昨天,又恍如在梦中。一切一起都已远去,心也随这无边的黑夜,无边的寂寞,在冰冷的夜风中慢慢死去,也许这就是她孤单的一生。在离开剑侠,离开相恋的爱人她就知道,今后的日子只有孤单寂寞相伴。只有偶尔皎洁的月光会让她想起月光之恋,想起曾经和心爱的人纵马江湖的快意,曾经华山绝顶的浪漫``````。月光啊!月光如一面镜子明明白白的告诉她,曾经曾经是那么深爱过。原以为所有的故事就该如此结束,原以为所有的思念化着夜晚枕边的泪,随清晨的风而去。

  初春的早晨,轻薄的紫纱裙穿在身上还有点微微的凉意。幽幽蝴蝶谷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生机。玉蝶忧郁的眼眸因万物的苏醒闪动着生命的灵犀。一年又过去了,蝴蝶谷底的世界单调得只能用四季来感觉。多希望这平平淡淡的日子能让她忘记过去,也是她生命最终的归依。可是就在这个初春的傍晚,太阳的余辉还带着懒懒的暖意。他骑着雪白的夜照玉狮子闯入了幽幽蝴蝶谷,紫色的寒霜,大红的披风,杀人于无形的唐门暗器,他永远都是唐门的传奇“飞天马”。玉蝶心尖都颤了,为什么是他?难道她还躲得不够远?难道幽幽蝴蝶谷还不够偏僻?。飞天马看见惊呆了的玉蝶,多么熟悉的紫衣裙衫,如玉的容颜。“蝶,你是玉蝶?”飞天马是那么想肯定眼前的人是玉蝶。玉碟终于回过神来心里深深叹息,泪水早就流淌,她听见自己苍白,无助的声音好像来自另一个天际。“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玉蝶,她早就死了,骨头都化成了灰。”“你是,你就是玉蝶,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认得,”飞天马愤怒了。玉蝶又看见了飞天马嚣张跋扈的模样。风在叹息,心也在叹息,最后的余辉也没了,地上升起了寒意。“我不是玉蝶,真的不是。”玉蝶的声音是那么的无奈。飞天马更加愤怒了,玉蝶看见他的手心扣着一把致命的唐门暗器“散花镖”。他凶狠的嚷道“我管你是不是玉蝶,和她摸样差不多的女人都得死,也许你承认了,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。”玉蝶微微的笑了,她怕死吗?如果能死在他手上,未尝不是一种解脱。情缘,情债,如果只能拿血和生命来偿还,她真的愿意把这段无望的爱和自己的生命一起偿还给他。“你杀吧,我不是玉蝶,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玉蝶的声音是那么的坚定和果敢。但见一片刺眼的光芒,飞天马的散花镖如千万把银色的剑向玉蝶飞来。鲜红,鲜红的血浸湿了紫色纱裙,如一朵朵盛开的玫瑰。玉蝶慢慢的倒下了,冰冷的土地接受了她柔弱的身躯,一滴滴泪水随角眼角流下。“玉蝶我知道是你,为什么你就不承认呢?”飞天马无限迷茫的喃自语。月色照着飞天马远去的背影,也照着他无比的骄傲和是否该结束的恨?。

  初春的夜,幽幽的蝴蝶谷,冰冷的土地。玉碟的心在夜暮中长眠。就当她从来都没来过,这个世界的爱原本如此脆弱,昔日的爱侣成了追杀到天边的仇人。如水的月华照在她苍白的脸上,玉蝶望着今晚也是她最后的月光轻轻闭上了含泪的眼。

  最后的月光将伴着她同生命一起消失的爱。

攻略技巧

新闻资讯

心情杂文

最新推荐

»更多
新游预订榜